• 首页
  • 公司介绍
  • 产品供应
  • 新闻热点
  • 购此域名
  • 二季度扭亏为盈 搜狐起伏盈利路

    时隔一个季度,搜狐回到盈利轨道,但这难得的喜悦也许只能维持一个季度(www.gaolite.cn)。8月10日,搜狐发布了2020年二季度财报,营收4.21亿美元,同比减少3%,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1100万美元。不过,搜狐CEO张朝阳向北京商报记者等直言,畅游三季度的成本增长会影响盈利额,预计搜狐三季度还会亏损,四季度可能恢复正常。

    盈利源于节流

    从业务看,2020年二季度搜狐品牌广告营收3800万美元,同比下降14%,环比增长48%;在线游戏营收1.06亿美元,同比增长4%,环比下降20.3%。

    4月17日畅游私有化交易完成,此后畅游的全部利润/亏损归属于搜狐。2020年二季度,畅游调整了中国境内子公司的股利分配政策并补提预提所得税约8800万美元。搜狐财报显示,扣除上述畅游预提所得税影响后,搜狐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100万美元。

    在喊出盈利口号后,搜狐多次在亏损边界徘徊。2019年四季度,搜狐曾结束连续16个季度的亏损。2020年一季度搜狐陷入亏损,二季度重新扭亏。

    对比数据后发现,搜狐继续了节流策略。2020年二季度营业费用合计1.94亿美元,同比下降12.6%,其中在产品开发上的费用1.05亿美元,同比减少3.7%;销售与营销费用6458万美元,同比减少28.7%。

    “想让投资人看到搜狐的盈利能力。”这是张朝阳在多个公开场合,以及几乎每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都会提到的愿望。今日,他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“盈利数据比营收数据更重要”。

    对比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二季度的两次盈利,他对第二次更推崇。倒不是因为2020年二季度搜狐的净利润额更高,而是因为2020年二季度,由搜狐媒体和视频业务贡献的品牌广告营收环比增长48%。

   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也提到了这一点,“搜狐这季度盈利主要是因为在节流上做得不错,这一季度张朝阳主抓的媒体和视频板块提供的品牌广告营收增长,算是难得的开源,但还需要时间验证,是疫情缓解后品牌广告需求暴增所引起的,还是可持续的”。

    仍会亏损

    张朝阳解释,品牌广告营收的增长,一方面是疫情缓解带来利好,另一方面是搜狐给广告主提供了一些创造性的营销服务,比如打通视频和门户的直播分屏技术,让搜狐在四地同时启动搜狐新闻马拉松公益跑。在他看来,因疫情原因,搜狐各板块营收的环比数据比同比数据更有意义。

    盈利固然令张朝阳欣慰,不过他也透露,三季度搜狐预期不盈利。原因是“畅游有俄罗斯方块等新游戏上线,推新游戏会提高成本,畅游的盈利额不会那么高,会影响到搜狐整个盈利能力,四季度可能会恢复正常”。

    其实,私有化畅游只是搜狐的资本操作之一。7月27日,搜狗发布公告称,收到腾讯向搜狗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,有意以每股9美元的价格收购搜狗剩余股份。如交易完成,搜狗将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。

    而根据搜狗4月披露的信息,搜狐持有搜狗33.8%的股份。受此消息利好,当天搜狐和搜狗股价大涨。

    在搜狐的营收结构中,搜狗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营收是其最大的营收来源。不过,根据搜狗同日披露的二季度财报,业绩并不理想,营收同比减少了14%。

    不考虑退市

    抛开以上资本运作,张朝阳向北京商报记者等坦言,更希望外界关注的数据,是进一步扣除搜狗净亏损后,搜狐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1200万美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4100万美元,上季度净亏损800万美元。

    对于市场重点关注的腾讯收购搜狗交易案,张朝阳并未对外透露自己的观点和具体进展。针对搜狐会否考虑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市,他则给出了明确的答案:搜狐愿意呆在纳斯达克,如果香港二次上市的路子走得通的话,也可能会像网易一样,留在美国资本市场,在港股二次上市。

    创立于1998年的搜狐,在2000年登陆纳斯达克,是最早一批赴美上市的互联网企业。因为诸多原因,搜狐的市值被同时期上市的网易等老牌互联网公司、自己持股超三成的搜狗,以及新晋互联网企业拉开一大截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搜狐股价23.69美元,市值9.3亿美元;网易股价466.5美元,市值639.93亿美元;搜狗股价8.61美元,市值32.99亿美元。

    即便是超过9亿美元的市值,也是在腾讯对搜狐发出收购要约后,股价拉升的利好。张朝阳笑称自己也很期待财报发布后,搜狐股价的走势。他也直言,“最近搜狐股价涨得很厉害,但市值还是很低。现在搜狐的现金流不成问题了,希望能持续盈利,让投资人充分认识到搜狐的价值”。

   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

    主营产品:搬运车,电动叉车,空压机,贝博手机版机,潜孔钻机